第68章 庆功宴

“暂时不用,再休息一下,过两天抽。”楚舜想了想回答。

现在抽取了,总感觉有什么事放心里,所以先休息一点时间,再说。

回到家中过年的楚舜,基本就没什么事,他身上也没担任什么职务,也不出席什么颁奖,唯一要说可能就是过年走亲戚。

没有出现老套的亲戚看不起,然后踩来踩去,没给楚舜机会倒是有点遗憾,无论是楚家还是赵家,亲戚都还挺好。

日子一天天悠闲过去,《让子弹飞》依旧领跑,【剧组群】里,有人问出来一个灵魂问题,为什么他们剧组不需要路演。

什么叫路演,对于电影来说,就是拉着剧组成员,然后是各个城市宣传电影。当下的网络宣传是主战地,可路演这传统商业模式也没人放弃,对票房帮助还是很大。

段邻里、管案、孙光台也抽出了路演时间,都是老演员流程都熟悉,可……上映都十二天了,一点点响动都没有。

“看不懂,是真看不懂这位球友了。”孙光台参加完时尚周刊封面拍摄,回到家里已是十一点半,然后看到了群里的消息,孙光台就看到了这条消息。

“第一次电影宣传这么轻松。”孙光台伸了个懒腰,有点饿因为妻子在睡梦中,不想打扰,没有开火,在冰箱里拿了点东西随便垫吧垫吧。

“只不过《让子弹飞》映象风格是真厉害。”孙光台有很多群,有时候一部电影结束后也不好退群,成年人的交际方式,说穿就是三个字“不说破”,大多数群都是消息免打扰,都不会点进去。

但让子弹飞这群孙光台时常还是会点,一来是等着通知路演的事,二来是和楚舜挺谈得来,电影上的能力,还有打球能力。

在拍摄期间,用大木板搭建了一个简陋临时的乒乓球台,又是一句,还是10-1,孙光台相当爽快。

吃了点东西后,孙光台还不能睡,”即使明天事很多,他还要把手上的企划看完。

是一份“国内青年演员赞助计划”,是电影家协会牵头,但出钱的是国内的影视公司巨头,所以很多利益纠葛。马爷爷说“资本来到世间,从头到脚,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”,涉及到资本就不简单。

大约晚上一点半孙光台睡下,第二天起个大早,一天工作完成后,晚上来到了悦贸酒楼,今天是《让子弹飞》票房破十五亿庆功宴,惯例是请来了一票记者。

灯红酒绿,酒楼内的装饰似乎都在诉说“场景布置花了好多小钱钱”。

庆功宴不止邀请主创人员,还有联合宣发的公司,比如院线公司的人,这是拉交情的地方,甚至于还会带着同公司的新人见见世面,反正是包下了三层才堪堪够。

“楚导,这我们公司的小师妹屈嘉嘉。”孙光台领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星,到孙光台的等级,就不会是被公司强迫带人。

孙光台继续补充解释:“嘉嘉是我老友的女儿,也是我侄女,来混个眼熟。”

楚舜盯着屈嘉嘉看了足足四秒,看得后者都不好意思了,前者才道:“记心里,眼熟了。”

新进的十亿票房导演,极有可能二十亿导演,留个脸熟是有必要的。

什么叫脸熟,并非马上安排个角色,而是如果有合适的角色,能够想起这个人。

“楚哥,第一次见到这大场面,还有好多电影公司的大佬,得给大佬们留下好印象,有点紧张啊。”狗头和辛新壹在一堆,两人都是北影的,再加上都是第一次来庆功宴。

“嗯——你知道有一句俗话叫,打铁还需自身硬吗?”楚舜问。

“知道。”狗头先是点头,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,猛的说:“楚哥你是想说,只要我们做好自己的事,不要被这些事情影响,努力提高自己。”

辛新壹认真听着,在一边也喝这碗鸡汤,内骚的他在这种环境下有些拘束。

“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自身不硬,多打打就硬了,所以第一次紧张很正常,多来几次就松了,你们就不要脸不要皮。“楚舜道:“就不会紧张了。”

“……”狗头沉默了一会然后点头,辛新壹感觉这还不如刚才的鸡汤好喝,这安慰简直是有毒。

楚舜拍了拍狗头,感觉这柴犬悟道了,就走开一边。

他走后,白老师款款走来,今晚的白老师穿着白色露背晚礼服,耳垂戴着吊珠耳坠,头发简单的盘着,左右分别从中分出两缕细发,柔和了脸部轮廓,没得说就是美。

狗头和辛新壹,看见都被惊艳到了,要说现场漂亮妹纸可不少,但白老师这身打扮还能让两人呆住,可见一斑。

“白老师今天真漂亮。”狗头道。

辛新壹猛点头:“绝美,艳压在场所有人。”

“即使你们这样夸我,平时分不来,该扣还是扣。”白老师轻笑,接着又道:“被楚导安慰是不是没那么紧张了?”

“嗯?”被这样一提醒,狗头才发现刚才喝了导演的毒鸡汤,似乎还真没那么紧张了,心里吐槽毒鸡汤去了。

白老师提醒道:“过来,要去台上亮相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