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情蛊 > 057,惨死

057,惨死

在房间里的人不是别人,而是刚刚和我分开的樊新,他的触手将樊美丽的身体挑到半空中,直直刺穿了身体,血液顺着触手流下,滴了一地。

残忍的是,樊美丽并没有死。

她还有这一口气,手阻挡着触手,沾满了血液,眼神满是震惊。

就是我,也懵了片刻,赶紧从窗户翻了进去,第一时间就吸引了樊新的注意力。

“怎么?你也想死?”樊新似乎杀红了眼,转过身里看着我,触手收回,樊美丽掉在地上之后,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触手上的血液,着迷的眼神落到了我的身上。

无声的咽了一口唾沫,我退后了好几步,缓过来之后才开口,“杀你的是樊娜,和樊美丽有什么关系啊对吧。”我苦笑着,真是抑制不住自己这泛滥的同情心,尽管知道樊美丽的所作所为,还是忍不住。

樊新没有说话,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,“那又怎么样?”他摆了摆触手,那模样,我应该是劝不动的。

思及此,我已经有了退缩的意思,真不知道自己冲进来干嘛?我还没有开口,就听见外面传来的声音,很近了。

“呵……”讥讽的笑了一声,樊新就跃出了窗户。

走之前的那个眼神,我看不明白。也没有时间摸索了,我赶紧跑到了樊美丽的身边蹲了下来,将她抱起一点点,让她呼吸顺畅一些,“你怎么样?坚持住,应该是你姐姐来了。”

我身上没有药了,着急却没有办法,那声音越来越近了。

突然,手上被人一拽,放进了一个温热的东西里面。

我瞪大了双眼,不敢相信的看着樊美丽,她居然把我的手放进了她心脏的位置,里面的温度滚烫,手被火烧一样的感受,我想要抽回手,可她拽得很紧。

她眼角慢慢弯了下去,笑意渐浓,我莫名的有些慌乱,看着她的脸莫名其妙,“你干什么?”

真想用力抽回我手,这温度让我感觉到很渗人,特别难受,可她拽得死紧,我怕会加剧她的死亡,不敢用力。

“当然是拉着你一起死……”她嘴巴闭闭合合,说着这话,让我很想把手抽回,我猛的用了大力,她突然啊的一声惨叫。

门同时被人推开。

“姐,救我。”樊美丽艰难的说完这几个字,双手无力的垂下,临死前脸色的笑意,突然剧变,成了极为痛苦的神色。

直接呆住的我,看着手上沾着的鲜红血液滴在地上,手上没有力气,樊美丽直接掉到了地上。

无力的样子,让我瞬间慌乱,却不敢忘记樊娜的存在,“樊娜,你听我解释,我什么都没有做,不对,这不是我做的,是樊新……”

“樊新被我削成了人彘,现在的他没有这个能力杀了美丽,倒是你,俞蔓蔓,美丽流产是也是因为你吧,什么都想要推给樊新吗?”樊娜一脸的不相信,痛意的眼神,盯紧了地上的尸体。

樊美丽已经断气了,她最后做的,就是想拉我一起下地狱吧,而之前流产的事情,居然也落到了我的头上。

“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解释。”我话音刚落,寒光刺眼,利剑对着我的面门刺来。

我快速的闪过之后,倚着墙壁看着樊娜。

她似乎只是为了逼开我一般,她抱起了樊美丽,眼泪就往下掉,摸着樊美丽的脸,慢慢的目光移到了伤口上。

被触手刺穿的身体,伤口很明显,我感觉到了绝望,解释的无力。

有触手的,众人皆知的,也就我一个人而已。

“俞蔓蔓,还我妹妹命来!”爆喝了一声,樊娜扬着剑,快速的朝我刺来,动作之快。

我左闪右避,随手抓到什么就往她的方向扔,拼了命的往外跑。

救命那两个字在嘴里酝酿了很久,我都不敢喊出来,就怕引来了村子里的其他人,自投罗网。

东西要扔完了,屋子里避无可避,我靠着墙角,那剑直直没入了我的心口,可能再进一分,我就会断气了吧。

可她没有再继续动作,而是猛的拔剑之后,一脚踢飞了我,摔在地上滚了几圈,我才平躺着,捂着心脏的位置,感受着心跳加速。

“我要你生不如死。”樊娜忽然诡异一笑,扬起了手中的剑。

我猛的想到了那个女人和樊新,被直接削去了四肢,面目狰狞的死去,忽然有些后怕。

村子就这么大,马天呢?他为什么不在?

樊美丽一步一步靠近,时间玩多希望能流逝得慢一点,可没有什么作用。

看着她一刀劈下来,锵的一声,我看着腰间的两只触手,愣住。

“俞蔓蔓,你还说不是你吗?!”被触手击退的樊娜脸色剧变,阴狠的看着我,猛的提剑又攻击我。

触手完全的操控着我,逼退了樊娜一次又一次,她猛烈的攻击让我无法脱身,腰间,触手长出来的地方撕裂一般的刺疼,我忍不住的轻哼。

而触手就好像感受到我的痛苦一般,没有再想要从身体里长出来,费力一击之后,直接带着我从门口冲了出去,直接一路冲到了灵庙,我拿了指引蛊之后,进了出口。

我故意绕错了位置,进到一片森林里之后,触手带着我左偏右倒的,顺着小路走了不到一百米,直接摔在了路边。

疼,浑身都在疼,全身针扎一般的疼让我忍受不了,蜷缩的身体,靠着树根,将自己使劲的往里挤。

明明痛得要死,心脏的伤口却在愈合,我躺了很久,触手无力的耷拉在地上,似乎都无力缩回我的身体里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身上的疼痛什么时候消失的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我死了,在死的时候,我的灵魂飘到了马山寨,博轩找到了,马天笑起来的时候,我猛的惊醒。

四周满是黑暗,借着月色,我看清了眼前的小路,晃眼有个人走过,我立马摒住了呼吸,等着人走远之后,我才敢呼气大声一些,照着指引蛊的方向,绕了很久,才到了外面,看着指引蛊忽然立直了下头,我就知道我回来了。

顺着小路越走,我越觉得熟悉起来,这里显然就是后山,为什么每次走进村口之后,都会从这里出来?我莫名的回头看了一眼,接着往前走。

越走越觉得不对劲,莫名的,我往尸坑那边走去,本来宽而深的尸坑里,全是尸骨,还有几个刚扔不久的小孩的,可现在我在那里看着,那些小孩都变成了尸骨,或者说,那些小孩的肉被不知名的东西吃掉了。

会是谁?

怀揣着疑惑,我转身就下了山。

身体恢复得还行,现在除了肚子饿一些,倒是没有别的感受,到了村子里的时候,我总觉得气氛不太对劲,为了以防万一,我直接是进了樊婆婆家的地下室,出奇的,我们看见樊新。

或许他现在已经走了吧,毕竟樊娜要是看见他有触手,绝对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,想着,我也就放心的坐在一旁,拿出在一户人家偷的烧鸡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。

简直就是香味扑鼻啊。

吃饱喝足之后,我就躺了下来,慢慢的就陷入了黑暗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听到了轻微的声响,瞬间凝神,耳朵仔细的听着声音。

“你去哪了?”是马天的声音。

我瞬间睁眼,起身看着进来的他,慢慢垂下了头,面对他的问题不答反问,“那你去哪了?”为什么在樊娜想要杀我的时候,那么久的时间,都没有出现,而我出去这么久,他也没有一丝丝的着急,莫名的心里就压抑着一股气。

“弄樊美丽的丧事,还有村子里频繁有人被吃,是不是你……”马天看着我的时候,剑眉下意识的皱成了川字。

虽然是询问,我却看到了他眼睛里的不相信。

人被吃,又和我有什么关系?他没有第一时间问我经历了什么,为什么不在村子,一来就是质问我做了什么吗?樊美丽的事还要比我重要吗?

委屈全堆积在一起,我不想去搭理他,往后一趟,直接背对着他,便闭上了眼睛,没忍住让眼泪冲破了眼角,顺着脸颊流到了被子上。

他没有说话,似乎走了,听到背后没有了呼吸之后,我瞬间回头,空荡荡的一片,更加难受了,我坐起身来,嘴角慢慢的扬起。

“收起你那嘲讽的笑。”马天忽然出声,从黑暗处走了出来。

我才注意到,那里的椅子,他脸色有些难看,看着我的样子,有些凶。

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,只听外面传来了一惨叫,我和马天相视一眼,瞬间会了对方眼神里的意,开始往外跑着。

那一声惨叫之后,引来了不少人,我和马天最快到了那里,看着后面紧随而来的身影,我始终低着头,去打量地上的尸体。

是一具男尸,头直接被硬生生的啃掉一般,还在往外淌着血液,浓郁的血腥味四散开来,我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,看着这明显被活生生咬死的尸体,满心疑惑。

马天看了我一眼,我抬头看他的时候,他又立马别开了眼神。

“这已经第五个了,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村长阴着一张脸走近,看着那尸体,目光难得的闪过一丝痛色。